■ 一家之言
  目前,我國中小微企業普遍面臨融資難、融資貴的困境,貸款利率的居高不下是一大原因。而改變這種格局的一個有效途徑就是利率市場化。
  央行於前不久實施的全面降息,將存款利率浮動區間擴大到了20%的幅度,這一舉措使降息只是向市場提供了基準利率,各家銀行可以根據自己對市場的判斷在規定幅度內自行確定最終利率。這一決定剛剛公佈,一些股份制銀行即將人民幣存款利率一浮到頂,用足了政策空間。
  相比而言,國有五大行的反應多少有些過於“淡定”。但日前有媒體報道,國有五大行最近有些“坐不住了”,其存款利率上浮跡象已現。據媒體稱,農業銀行部分地區分行已經開始執行存款利率在基準利率基礎上上浮20%,而建行的相關授權也正在“走內部流程”,國有大行存款利率一浮到頂已經是箭在弦上。
  我國目前的商業銀行結構以工農中建交五大國有銀行為主體,在計劃經濟時期對民間金融的封閉使這幾家國有大銀行獲得了發展優勢,而央行規定的統一利率更使它們在金融市場中的優勢地位進一步強化,即使在最近幾年經濟增速下行的不利環境之下,國有銀行反而可以成為最賺錢的機構,國有五大銀行也因此形成了對市場的傲慢態度。在中國進入市場經濟體制後,這種格局已經越來越不能適應市場的需要。
  國有銀行對市場的傲慢,在央行兩年前首次允許銀行上浮存款利率時就可以看得很清楚。2012年7月,央行首次賦予銀行在人民幣存款利率上一定的自行定價權,允許銀行在人民幣存款基準利率上可以上浮10%,這是央行為推進利率市場化而向市場放出的“氣球”,各家銀行之間為拉存款而在利率上做文章的市場競爭就此拉開序幕。當時,一些股份制銀行用足政策,但五大行卻不為所動,雖然也允許利率上浮,卻統一為上浮8%,幾家銀行之間這種完全一致的行動其實已經涉嫌合謀操縱價格的市場壟斷行為。而五大行之所以能夠這樣做,其底氣來自它們在市場上占有的獨特的壟斷優勢,它們因為國有銀行的身份而背靠著國家政策的支持。
  但是,這一次央行擴大人民幣利率上浮區間後,五大行終於感受到了競爭的壓力,開始坐不住了。在央行降息決定公佈後的最初幾天,股份制銀行紛紛將利率一浮到頂,有的長期存款由於上浮了20%,這種價格優惠對儲戶產生了很大的吸引力,這幾天,越來越多的存款開始從五大行搬家到股份制銀行。
  在這種實實在在的存款競爭壓力之下,五大行對金融市場的壟斷體制不再是“鐵板一塊”,它們的市場優勢受到了挑戰。現在,農行、建行率先有所動作,而隨著“存款搬家”現象的持續,另外幾家國有大行也將不得不採取行動。
  目前,我國中小微企業普遍面臨融資難、融資貴的困境,貸款利率的居高不下是一大原因。而改變這種格局的一個有效途徑就是利率市場化。目前我國的人民幣貸款雖然已經實現市場化,但由於存款利率尚未走出這一步,貸款利率市場化能夠產生的效益還未能充分顯現,因此目前的市場競爭仍然是不充分的。當利率市場化全面實現以後,銀行僅僅依靠提高存款利率來吸引儲戶是不夠的,它們必須不斷降低貸款利率來吸引貸款客戶才能維持生存。在存款利率提高而貸款利率下降的雙重壓力下,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就會得到充分的緩解,實體經濟恢復生機也就有了希望。
  □周俊生(財經評論人)  (原標題:國有大行“坐不住”是市場的勝利)
創作者介紹

翻修

jr36jrxmt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