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自動播放 






play
村鎮領導公務宴請



向前
向後



  《焦點訪談》2014年9月9日完成台本 誰的白條誰的債
  主持人 敬一丹:
  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您收看《焦點訪談》。
  開飯店乾餐飲是個辛苦活兒,不過只要勤快、誠信、手藝好,回頭客就多,生意總會有回報,老闆總會有錢賺。可是我們今天要說的這家餐館,既盼著客人來,又害怕客人來,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解說:
  金三湖賓館位於湖北省陽新縣三溪鎮上,老闆虞榮湖從十幾歲開始擺攤賣早點,辛苦多年才積累了這份家產,酒店生意一直不錯,然而這幾年虞榮湖卻經營得越來越吃力,最近連給員工發工資都很困難了。這是怎麼回事呢?
  記者:
  這些都是這幾年的欠條?
  湖北省陽新縣三溪鎮居民 虞榮湖:
  這是打了四、五年的也有,三、四年的也有,五、六年的也有。
  記者:
  一共大概欠了有多少錢?
  虞榮湖:
  一共欠我有幾十萬塊錢。
  解說:
  原來,金三湖賓館是鎮上條件最好的酒店,所以周邊幾個村子在有公務接待的時候,都喜歡到這裡來,吃完飯,村幹部們通常都不結賬,而是簽個單就走人。
  虞榮湖:
  也不是說不給我錢,沒這個現象,他是說給你,只不過時間長一點。
  記者:
  他們是什麼情況下會過來吃飯呢?
  虞榮湖:
  他們有招待,上面有領導下來、政府開會就下來吃飯。
  解說:
  每頓飯一般幾十到幾百塊錢,一年下來少的村欠幾千、多的欠幾萬。虞榮湖是小本生意,很吃不消,所以每到年底,虞榮湖就忙著到各村去討債。村幹部們態度挺好,可都說財政緊張、拿不出錢來,虞榮湖費盡周折,每次也只能討回一小部分。
  虞榮湖:
  他說錢有點緊張,每一年都給我一點點,欠五、六萬的地方都會還1萬塊錢,欠1萬多的給2000塊,欠幾千塊的給1000塊錢。
  解說:
  錢還不上,可是各村飯還是照舊去吃。於是幾年下來,虞榮湖手裡的白條越來越多。前些天虞榮湖把賬整理了一下,讓各村給打了一個總欠條,算下來,共欠虞榮湖44萬元。
  記者:
  這個是什麼村?
  虞榮湖:
  立中村。
  記者:
  欠了你的用餐費29300元,其中2009年是欠1萬元,2011年欠18000元。
  解說:
  給虞榮湖打白條的共有11個村,每個村都有幾萬元,算下來每個村都欠了上百頓飯,有些欠款還很規範,蓋上了公章,比如這張落款是三溪街道居委會,欠賬30250元;這張是橫山村委會,欠賬78896元,也蓋了公章,左下角還有三個人的簽名。
  記者:
  這三個簽字的是什麼人?
  虞榮湖:
  是村子里的主任、會計這幾個人。
  解說:
  為核實情況,記者來到橫山村村委會,村支書鄒先旭是去年才上任的,在他的工作記錄本上,記者也看到了對這筆欠款的統計。
  湖北省陽新縣三溪鎮橫山村村支書 鄒先旭:
  這是從2003年到2012年的欠款。
  記者:
  2013年和2014年兩年又欠了23000多。
  鄒先旭:
  這其中我們還了四筆賬給他,然後從2003年累積到2014年就欠了78896塊錢。
  解說:
  從2003年至今11年間,一共欠賬7萬多元,聽起來數字不是很大,然而橫山村是個貧困村,要還上這筆錢也非常吃力。
  鄒先旭:
  我們的計劃是每一年給他還百分之幾,10%或者20%,逐年逐年把它還掉。
  記者:
  那這個錢從哪來呢?
  鄒先旭:
  我們村裡稍微還有一點收入,我們那個田地承包出去,大概有200多畝,按照集體經濟收入的話,一般每一年收入1萬多塊錢。
  記者:
  你用這筆錢全部用來還錢,其實也是很吃力的,要還很多年。
  鄒先旭:
  那我跟他說了,我跟老闆是這樣說的,有錢我們就慢慢還,沒錢你不要催我,就這樣講的。
  解說:
  不過,橫山村的債務麻煩還不止這些。在村支書的本子上記者看到,村裡同時還欠著鎮上好幾家飯店的錢。這張欠條是金洋酒店,欠8252元。這張是新建餐館,欠6930元,這張三溪酒店欠得更多,58915元。
  解說:
  咱們村一共是欠了鎮上多少家酒店錢?算過嗎?
  鄒先旭:
  村裡欠鎮上四、五家酒店。
  記者:
  一共現在還有多少欠賬?
  鄒先旭:
  總的欠賬20萬元左右。
  記者:
  如果按你說的集體經濟每年收入有1萬元錢,得還20年?
  鄒先旭:
  所以這是最頭疼的問題。
  解說:
  記者算了一下,10年左右欠賬20萬元,以每頓飯200元計算,平均一個月大概去吃10頓飯,也就是每三天一頓。這些公務接待真的需要這麼頻繁嗎?
  鄒先旭:
  我們的招待費確實壓力很大,很吃力的。但是你不招待也不行,上級領導檢查,人家過來不能讓人家空著肚子回家,你說我們沒這個錢憑什麼還去招待?那我們也沒辦法。即使是沒有經濟能力,但是我們必須要招待他,也不是他們要求我們招待他,只是說相互之間溝通是要的。
  解說:
  村支書告訴我們,其實吃的都是些簡單的工作餐,但是因為各種上級檢查和部門交流的活動比較多,尤其是八項規定出台之前,所以積攢下來,數目也就不小了。
  金三湖賓館被欠債幾十萬元的情況經媒體報道後,當地鎮政府有關部門成立了工作組,對事件進行調查。
  記者:
  調查結果是什麼人來吃的什麼飯?
  中共陽新縣三溪鎮黨委書記 鐘曉東:
  主要是工作的原因,比如說工作的檢查、調研、督辦,經常誤點誤班這些情況,可能就在村裡面就餐了。比如說防汛、抗旱、征兵這些工作,也需要一些公務接待。
  解說:
  不過工作組在調查中也發現,有一部分欠賬現在無法確認是公務接待,比如當時沒有向村委會登記公務事由,欠條只有一個村幹部簽字,又找不到其他的當事證人,這樣的欠賬一律歸為村幹部個人欠款,由個人還錢。目前44萬元欠賬中,有15萬元歸為個人欠賬。
  鐘曉東:
  個人部分我想主要是兩個辦法,一個作為金三湖酒店來講,這個能不能通過起訴的辦法對我們個人的行為予以追繳。第二個作為鎮來講,我們要敦促這些個人,要儘快還款,在拒不還款的情況下,我們應該依據有關的制度和紀律要進行處理。
  解說:
  對於公務欠賬的部分,當地政府也在積極想各種辦法解決。
  鐘曉東:
  一個來講訂還款協議,因為一步把所有的欠款還清了,村裡的壓力確實比較大,它需要一個過程。第二點我們必須要明確時間,儘快要百分之百把這個資金要進行償還。
  解說:
  鎮政府負責人告訴記者,現在金三湖賓館所有欠款,不管是公務還是個人欠賬,都要在年底之前全部還清。目前在鎮政府的督促下,各村已經想辦法籌集資金共17萬元還給了金三湖賓館。不過顯然,要避免此類問題再次發生,最根本的還是需要從制度上嚴格控制公務接待,規範公務用餐行為。目前三溪鎮也在大力推進相關工作。
  鐘曉東:
  因為有一些公務活動需要在村裡就餐,完全地避免確實是難以做到,目前我們鎮里普遍的做法,每一個月要把村裡財務交給我們鎮財政所,要進行審計建賬。建立嚴格的公開公示制度,要把招待費這一項費用向老百姓每一個月公佈出來,要接受群眾的監督。
  主持人:
  像這樣打白條、花公款,不僅會吃垮一個飯店,更會傷害幹部形象和乾群關係,會破壞良好的工作作風和嚴肅的黨紀政紀。這正是八項規定精神矛頭所指,這正是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要解決的問題。在這個問題上,中央有表率、群眾有期待,當地黨委政府現在正在採取措施、清償欠款。舊賬還清,不欠新賬,這樣才能離百姓的期待更近。
  感謝您收看今天的《焦點訪談》,再見。
 
創作者介紹

翻修

jr36jrxmt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