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樹梁剛剛在全市幼兒園教師評優中獲得一等獎(資料照片)本報記者 周馨 攝本報記者 王蔚 實習生 趙一凡
  又到開學時。若到幼兒園裡去問問孩子,最喜歡什麼樣的老師,或許,有許多小寶寶會開心地說:“最喜歡男老師了。”
  18年前,上海公辦幼兒園招聘到了第一個男教師,如今,約有150名男教師活躍在幼教第一線,有的還走上了園長崗位。前不久,浦東新區的50多名男教師匯聚好兒童幼兒園,傾訴他們職業成長的歡喜和煩惱。
  大男人苦練扎小辮
  據統計,本市約有10%的幼兒園擁有男教師,供不應求甚至各園之間互相“挖人”的現象隨之而起。從最初的不被家長看好,到如今成為各園的“香餑餑”,男教師的成長頗為艱辛。為了使孩子們不畏懼自己的性別角色,也為了讓家長們放心地把孩子交到自己手中,男教師們絞盡了腦汁,努力做到能文能武且剛柔並濟,既是體育、電腦能手,又是照顧小朋友飲食起居的全能帶班高手。黃松是蒲公英幼兒園的工會主席,常人眼中男人的粗枝大葉,在他身上早已被磨得一干二凈,他的“扎小辮”功夫更是深得女孩子們的喜歡。
  諸君是本市第一位男園長,幼師科班出身的他,從踏進幼兒園第一天起就有了一種職業使命感,把用心對孩子作為自己的專業素養。同樣,剛在全市幼兒園教師評優中獲得一等獎的劉樹梁說:“看著自己身邊的小朋友一天天的變化和成長,給我最大的成就感。”男教師們的心聲恰恰體現了他們的顆顆真心。
  小天鵝幼兒園的楊華青老師現已當上了爸爸,在幼兒園做了十多年班主任,帶起女兒來,很是得心應手。楊華青說,剛開始在班上帶小孩尤其是女孩時,自己也會很尷尬,不知道該做什麼、怎麼做,也搞不清楚自身定位,到底應該“唱紅臉”還是“唱白臉”。剛開始只是教教體育和電腦等課程,後來在與小朋友日積月累的相處和溝通中,逐漸掌握了一些孩子的脾性以及照顧男孩女孩的不同招數,因此和孩子們打成一片。
  渴望平等發展環境
  浦東新區的一項調查顯示,90%以上的男教師是真心喜歡幼教職業才入行的。華東師範大學學前教育學系教授薑勇說,只要自己喜歡,男女皆可成為優秀的幼兒園教師,雖然數據顯示,44%的男教師認為自己不夠耐心細緻,保育工作能力欠佳,但事實上,男教師的細心程度並不亞於女教師,對小朋友的衣食住行同樣關照入微。
  有44%的男教師認為,自己相對女老師的優勢,在於性別差異導致的知識結構的不同,這也將有利於擴大孩子們的知識來源。的確,從知識角度來講,女老師擅長音樂、美術等,男老師則工於科技、電腦等。男女幼師搭班教學,對孩子們非常有益。比如,好兒童幼兒園就有一個生活科學實驗課題組,由8名教師組成,主力是兩名男教師。其中之一的周愛中說:“這個課題要讓孩子們瞭解科學現象,學會操作‘空氣火箭’‘雞蛋浮起來’等小實驗,這可真是我們男老師的強項啊。”
  不少男幼師將工作中同性伙伴少、不善於獨自在異性群體中交流和表達列為自身劣勢。而在專家眼裡,其實這不僅僅是劣勢,更是一種心理負擔。在幼兒園裡會因為性別稀缺而被女老師們“重用”,在社會上會因為是幼兒園男老師而接受如男護士一般的複雜眼光。薑勇還表示,將幼兒園男教師視為類似“大熊貓”的稀有群體,反而會使他們背上沉重的心理包袱。應當為男幼師們創設一個平等的職業發展環境,吸引更多男教師來當“孩子王”。
  生活壓力平添煩惱
  幼兒園男教師普遍面臨一些職業困境。比如,“男人養家”社會傳統觀念,讓一些男教師倍感經濟壓力。“師生眼中是個寶,樣樣事情做得好;沒有我們不得了,有了我們了不得;要問還有啥煩惱,老婆嫌我賺錢少……”在這次的活動現場,有男教師吟誦起了自編的打油詩。浦東新區對男幼師“職業煩惱”的問卷調查顯示,占第一位的是“工作中缺少同性伙伴的業務交流”(約占35%)、占第二位的是“收入較低,養家困難”(約占31%),其他煩惱還有“覺得社會地位還不高”“擔心工作時間長了會有女性化傾向”“職業身份會影響個人婚戀”。
  一名男幼師略顯無奈地說,和圈內同行結婚是最好的選擇,因為或許只有同行才能理解自己的職業。如果同為幼兒園老師,首先工資待遇容易被接受;其次,男教師往往會在晚上與搭班的女老師“煲電話粥”,商討教學對策以及每個小朋友的情況,如果妻子不是圈內人,很可能會產生誤解。
  事實上,在經歷了較為嚴格的入職篩選和崗位培訓後,男教師們更多的是以陽光和陽剛,給幼教園地吹進了新風。有意思的是,已有好兒童幼兒園等多家幼兒園的女教師,通過召開職代會一致擁護,每月給男同事發“性別津貼”,這真讓男教師們有些受寵若驚。
  男幼師應不可替代
  我們到底需要多少男幼師呢?男幼師的存在真有那麼大價值嗎?華東師範大學學前教育與特殊教育學院副教授周念麗首先肯定了男教師存在的必要性,認為他們會對幼兒成長起到很大的作用。“如今有不少男孩子陽剛氣不足,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從小在陰盛陽衰的教育環境下長大。男老師大量出現,則可以在性格上影響孩子,培養他們的勇敢精神,在思維訓練上也會有別於女老師。”周念麗說,最好的男女教師比例自然是一半對一半,但是礙於多種因素,這個目標較難實現,如今比較理想的男幼師占比是30%。儘管目前離目標較遠,但是十年後有望達到這個比例。
  男幼師難免遇到保育工作的尷尬,比方說幫助女孩子穿褲子等,社會上有一些聲音正是以此質疑男幼師的存在是否合理。對此,周教授表示,如今在美國,男老師連觸碰女學生都可能成為性侵,但在中國尚沒有到這麼嚴重的地步。一方面,目前在我們的幼兒園裡,生活細節會由專門的保育老師負責;另一方面,幼兒園是教導孩子生活自理的地方,穿褲子應是孩子自己的事情,所以不應該由男老師手把手地穿。男老師的價值也並不是體現在保育方面,如果僅僅因為男老師不適合給女孩子穿褲子而否定他們的存在,有失偏頗。
  談及如何提高男幼師的社會地位時,周念麗說,無論是男幼師還是女幼師,工資都不高;而且,男老師的不可替代性還沒得到社會廣泛認可。只有他們的價值得到了充分體現,社會地位才會提升。與之相對的是,社會上要改變以往對男幼師的刻板印象,不是只有女性才適合做幼兒園老師,男幼師也不是因為找不到工作才去做“孩子王”,從事這份職業的,都是真正愛孩子、有職業抱負和職業操守的優質男青年。  (原標題:師生眼中是個寶 家裡嫌我賺錢少)
創作者介紹

翻修

jr36jrxmt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